第872期:第03版:华园文苑
2017年4月11日
《华侨大学报》:第872期:第03版:华园文苑
  • 花树下的约定

    摘要:●罗玉 以前没有见过木棉花长什么样子,但听爱花的爷爷说,木棉花也叫英雄花,那是一种火辣辣的红。当火红的木棉花盛开的时候,那种喧闹的红将感染所有的人,带给所有的人幸福与快乐,而又因为花期短,所以,木棉花有个花语——珍惜身边的人,给他们幸福,也珍惜眼前的幸福。 第一次见到真的木棉花,是前不久,那是华园木棉花开的季节,只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地欣赏它。 某个寂寥的午后,我心情低沉怅然若失地游荡在校园,不知不觉走到了木棉树下。我停下了脚步,靠着树干坐下,突然发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红的花,没有一片绿叶的衬托,没有一丝杂色的点缀,碗状的花朵红得是那么灿烂,那么纯粹,如满天红霞,似鲜血在燃烧。那一树的火红,像燃烧的火炬,给华大校园增添了一份特有的灵气和迷人的景色,也给人们带来一份跃动的惊喜。然而在花开之前,我从没注意过那毫无特色、瘦瘦傻傻的木棉树,甚至一度觉得木棉很诡异,夏秋冬它都是绿的,从墨绿、翠绿直到黄绿。到了三四月份,一切就不一样了。木棉开始释放它的魔力,一点一点,把内心最火热蓬勃的气质解脱出来,把绿色赶尽杀绝,光秃秃的枝头兀地绽放鲜艳魅惑的花朵,它们把整棵树,甚至整个华园,都当成它们绽放风姿的舞台。那热烈的火红,深深地震撼着我。 我突然想起了爷爷,我觉得他似乎就像这木棉花一样,充满了朝气、热情和大爱。他努力地工作,努力地生活;他倾尽所有,照顾子女,照顾家人,照顾我……然而,到了晚年,尽管病痛折磨着他,他仍然热情地活着。那时候,看着他在阳光下安详的身影,我心里常常莫名地痛。在我心中,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像一个英雄,撑起我们整个家,只是岁月不饶人,英雄终敌不过如梭的流年和残忍的病痛,但是他从不畏惧死亡,他仍是我心中的英雄!那时我还一直陪伴在他身边,逗他开心,照顾他。 后来,因为学业,我跟爷爷聚少离多,常常一年待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我便把爷爷疏忽了。我只是想着,等高中毕业了,我要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给他看,让他开心,然后趁着毕业假期好好陪他。然而,一切还没来得及实现,这朵“英雄花”就陨落了。我再见他时,只能见到一抔尘土。失去了才珍惜,想到这儿,我已然热泪盈眶。 突然间,一朵木棉从眼前直直跌落,沉沉的一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我倾听到她的低吟,那是对自己曼妙生命结束的沉重呻吟?还是对大树母亲不舍的慨叹?我想,都有吧。有人说,木棉开得像灯,温和柔雅,绚烂自己;我说,木棉红得像火,热情奔放,温暖他人,也照亮了我的心。花开自美丽,花落自叹息,花开花落之间,多少喜怒哀乐,都在那枯萎陨落的瞬间,随风远去,从此,淡忘在天际……花不能重回树枝,一样,时光也不能倒退。 是啊,生活不是拍电影,不能重来。我们永远无法回到过去,遗憾也好,无悔也罢,过去都只能尘封在历史的长廊。我们能做的,只有怀着默默的思念,珍惜眼前的人,眼前的事,眼前的一切。我拾起那朵木棉,把它葬在了树下,默默许下一个约定。 花落,花开;人非,人是!

  • 又是一年春回时

    摘要:●李可倩  南方的春似乎总是来得毫无预兆,连绵的阴天以及几场断断续续的春雨让人在忽冷忽暖的气候中难以体会到春的善意,只是偶然间从新开的花朵儿和初冒的嫩芽中觉察到些许春意,正是应了古人所说的“柳梢绿小眉如印,乍暖还寒犹未定”之意。 即使南方的绿植一年四季大同小异,细心的人们却总能发现属于每一个季节的独到之处。而春天到了,养精蓄锐许久的各种花儿也都迫不及待地抓紧这难得的春机争芳斗艳。 大朵的木棉花不顾春雨的冲刷,傲然耸立枝头,红艳艳的,高大遒劲的枝干在开得繁盛的红色花朵衬托下显得美艳动人而不媚俗。尤其是在连绵的阴雨天中,校园里遍布的这些鲜花倒令这阴郁的天气多了几分生气与活力。抬头望见,尽是欣喜,心中因阴天积蓄的沉闷也因此消除了几分。 一到春天,秋中湖边的桃花更是开得特别灿烂,占地不大的一小片桃花地,纤细的丫枝上满满当当的大片桃红,仿佛没有木棉花的大气,却多了几分精致秀气美。又由于生长在水边,在碧绿的湖水及垂柳映衬下,倒也有几分诗情画意,用“桃红柳绿”来形容恐怕是再合适不过了;而湖边经常光顾的几只欢脱的鸭和鹅的身影,颇有几分“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意味,难怪不时还能看到留连于此或写生或摄影的人们。 此外,校园里还有不知名或不显眼的花,在各处悄然绽放,默默点缀着华园的春天。还有属于落叶嫩芽相互交替的别样春景,一片新绿,只是没有鲜花来得明显而突出。 春天,大概还是花的盛典吧。 那些匆匆展现了自己的美的花,即使被雨水冲刷到了地上,冲刷到湿润的石板路上,也像铺上了一条鲜活的碎花地毯,“零落成泥辗作尘”,几分动人,几分怜人。 对大四的我来说,今年华园的春天似乎有了别样的感觉。一直以为大学只有四年,上了大学后才发现,其实真正属于大学的时光只有短暂的三年而已。大四了,实习的实习,考研的考研,考公的考公,留学的留学……各忙各事,即使是同班同学有时也难得一见。历经大半年的沉寂,来到算得上大学生涯里的最后一个春天,那些日日夜夜的付出也逐见分晓。对于大四学生而言,这个春天更像是“秋天”——收获之季,同时也是告别之季。 考研、考公,等分数线,等复试,等结果,等着等着,樱花开了又谢,春雨来了又停,天气暖了又冷,人喜了又悲。 实习、培训、工作,慌慌张张,忙忙碌碌,有得有失,也开始怀念起那些可以肆意挥霍的上学时光,但还是咬咬牙坚持下去,在社会的打磨中逐渐明白成长的代价。 在这个春天,我们慢慢播种下往后属于自己的人生,逐渐学会去面对、去经营、去争取,并在心里演习即将到来的离别。而关于华园,关于华园春天的故事,也将会鲜活地留存在记忆深处吧。 也许,来年春天,华园依旧春意盎然,吸引着来来往往的学子;而有的人来了又走,徒留“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怀念。

  • 华园之春

    摘要:●孙琦蓉●张晓阳  窗外雨声淅淅沥沥,未有休止,偶尔有零星的鼓声穿过雨幕使耳膜微微震颤。安静中带有些许压抑的意味,情绪成为酿酒的原料,发酵中却是苦涩。 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低迷在这潮湿的时刻蔓延开来,小小的一室竟是放置不下了。不知前路何去的迷茫,向左向右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家中变故纷扰的嘈杂,事前事后都只是徒添无谓争吵。所有的一切似乎被雨水奇异地揉合在一起,像面团一样膨胀起来,而后占据了整颗心。 正当我以为雨季漫漫无期之时,却突兀地放晴了。 也许是想让潮湿的心事在阳光中得到晾晒,也许是想要排遣那些压抑的情绪,我走出小小的方寸之地,去往秋中湖。走得累了便寻一处石凳坐下,带上耳机后就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何时下课铃声响起,乌拉拉不知从什么地方涌出来人群,仿佛刚才静止的一切突然鲜活起来。我无法再沉浸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开始打量起周围。 湖水原是静水,却被成群的鸭子扰动荡出一圈圈涟漪;头顶上不知名的树偶尔抛下它小小的果实,有些砸在湖中溅起水花、戏弄鱼群,有些砸在石板路上,发出轻轻的啪嗒声。突然就想起一句话:“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是这样吧,就这样静静坐着,不用说话就十分美好。心底有条结冰的河,但它似乎开始裂开细细的纹路,发出咔咔的声响。 翌日,依旧是天晴。 看着桌案上早已读完的书籍,想了想,还是起身去还书。走到廖承志广场时,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木棉一树花开,绚烂至极。绚烂到你很难忽视它,让你不禁驻足仰望。阳光缓缓包裹住你,三月的风带着微微的暖意与隐含的清凉从你周遭拂过。你还在看着一树的红花,初看像是火焰微弱的火炬,渐渐地,那些零散的火星似乎连成了一片,从眼眶到心底,绽开类似于盛夏般浓烈的光热,通身似乎都暖起来。心底的冻河持续裂开,终于裂成了大块大块的独立的冰块,河流开始缓慢流动起来,散发出向阳的意愿。 接下来两天,算不得晴空万里,但是在云彩流动的间隙,还是会有阳光透下来。 我也不再将自己禁锢在自己的一方世界与小小的手机屏幕中,开始尝试更多的事情,开始寻求真正的改变,而不是一味怨天尤人,感慨命途多舛。经过与父母敞开心扉后的长谈,我吸纳他们的意见后已经初步确定自己未来的人生方向;爷爷去世所带来的悲怆,以及那之后一些惹人烦扰的无谓争吵,也在慢慢淡化。人总是要向前看,总是要走出去。 也许是心境的转变,我的感官也开始敏锐起来。我会发现,四季常青的树木,苍绿之上也有着嫩绿的新生,看似枯乱的紫藤枝桠里也开始藏有浅紫色的花簇,浓艳明亮的桃花早就怒放迎春,隐于树中的鸟儿也鸣唱着春光。 原来,在我未曾关注的时候,华园之春就已悄然来临、自有其光彩。

  • 紫藤萝花的长廊

    摘要:●何强毅 那是永远留存在我们记忆深深处的淡紫色的水湄仙山……那是永远轰响着的四月的风雨泥泞霎然惊醒了蜂花蝶舞的悠长的紫藤萝花的长廊从未见过的世上的紫藤萝花的长廊永远不会停息的波涛澎湃的大海的潮汐……深深浅浅翻滚着的——层层叠叠的淡紫色的花瓣永远激溅着的银色的浪花弥漫着的是淡紫色的芬芳淡紫色的天光云影——淡紫色的绵绵长长的回忆童心未泯的象牙塔的年代我们曾在这里晨读、祈愿、做梦……笼罩在淡紫色的——四月的芬香的长廊里我们的呢喃是否会像那花上的露珠儿已在空气中消散?那是永远轰响着的我们的蜂花蝶舞的四月淡紫色的水湄仙山……

  • 春天的决定

    摘要:●董玉知  数天前与朋友去了学校举办的春季企业招聘会,一一看过去,竟未发现有自己特别想去的岗位,也找不到自己适合的职位。熙熙攘攘中,有与我一样面临毕业的人,也有大二大三提前来参观的学生,他们的眼里都透着期望的光芒。此时此刻,招聘会现场宛如桥梁,架在了学校和社会之间。它也像一条黑暗的隧道,头顶闪着微弱的灯光,只有那些准备好的人才能顺利走过通道。我刹那间觉得生活变得艰难起来,从前的春天里满眼都是繁花灿烂,白云如絮,微风过海,万里灿烂,如今的三月依旧春风十里,但离愁别绪以及对未来的担忧阻断了眼前的道路。 走在食堂到图书馆的大道上,两侧南方的乔木挺拔而立,春花铺满脚边。还未到四月,花儿就像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穿上了艳丽的新衣。和以往一样,南方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夜晚时分,暮色沉沉时刻,待在图书馆靠窗一隅,已能听到水池里、草丛中的蛙叫声。有时蛙声隔着水声听起来像隔了一层玻璃,钝钝地,让人昏昏欲睡。有时却像是从蒙着的厚棉被里透出脑袋来,忽然清亮的一声,把人吓一跳。图书馆四下无声的时刻,外面却是那么热闹。大自然早就迫不及待地响起协奏曲来了。它们是什么都不用忧愁的,春天一到,就急迫地把身体里的力量散发出来,用味道、声音、形状和触感来吸引人的感官,用尽力气去成为一个明艳的表象,去吸引其它对象,来完成繁衍的任务。这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是它们到这一阶段必须完成的使命。 自然总是能够带来一些启发。生命的冲劲携带的力量是巨大的,当我迈出脚步走进这喧闹的春天里时,沉积在五脏六腑的污浊之气被一扫而空,离别的情绪因为欢乐的气氛暂时被抛在一边。“什么也不必烦恼,什么也不必忧愁,去认认真真做一些事吧,快乐总伴身旁。”微风在耳边悄悄说。 少年时期理想中的南方春天宛然是苏轼笔下的“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心性也是与之相符合的“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再不济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可惜的是,厦门太南了,柳树没有多到连成一片的姿态。所幸的是,厦门从春天到夏天结束前,满城开满凤凰花。起风了,淡黄色的花絮便柔柔地落到地上,从岛内到岛外,面前不乏有花看。春天一到,有时也烟雨不断,海面濛濛,雾气可以模糊远处行人的身影。这时佳人若从前面款款而来,也可以学冯唐文艺地来一句“春风十里,不如你”。 可惜的是,今年的春天不好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面试失败、回到华大时,纵然花再如何绚丽,柳再如何妖娆,都已无心欣赏。一方面是被拒绝的挫败感,另一方面是对自己以后的担忧。冷静下来后开始反思失败的原因,是自己真的不行,还是选择了一个根本不适合自己的职位?种种思绪交错心头,想起刚进华大时的意气风发,四载春秋,眼看就要弹指而过,如今却依旧两手空空。回顾平时,究竟是虚度了年华,还是有在最青春的岁月里努力过、拼搏过?面试失败后是该逃避现实,还是冷静面对,分析原因后再寻出路?一系列问题交杂在脑海,那一刻从未感觉华园的春天是如此难过。 然而春天何其无辜,纵然有凄风苦雨的寒春,也有温暖可爱的暮春。短短一月的季节变化,世界却已大不相同。变化带来苦闷,这是人类的原始困扰。如何应对变化,这又是人类最大的智慧。就如留在华园的最后一个春天,我静静地坐在水边长凳上,经过长久反思后,又做下了另一个人生决定。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